【守初心 担使命——百件革命文物说江西】(13)见证中央红色医院诞生的药碾

日期:2019-10-06 16:53 浏览次数: 字号:[]

江西孕育了代代相传的红色基因,留存着诸多见证峥嵘岁月的史迹物证。共和国70华诞之际,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,江西省博物馆、江西广播电视台影视旅游频道承办“守初心 担使命——百件革命文物说江西”系列活动,一百件革命文物,一百个红色故事,一档节目,一个展览,一本读本。追根溯源守初心,砥砺奋进担使命!在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中发挥江西红色资源优势,做好新时代革命文物保护利用,让革命文物活起来,讲好红色故事,我们一直在努力!

见证中央红色医院诞生的药碾

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央红色医院使用过的药碾

长66.0厘米,宽19.0厘米,高51.2厘米

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藏

      

在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的众多文物中,有一件笨重的“铁家伙”,它便是中央红色医院使用过的药碾。药碾使用生铁浇铸,由碾盘和碾槽两部分组成。碾盘呈圆盘状,与许多家用碾盘常用的木制手柄不同,药碾的手柄为铁制,便于长期使用;碾槽呈船形,中间有一条“V”形槽,用以盛放料材。这件看似普通的碾药工具,曾在烽火硝烟的战争年代,帮助我军培养了众多奔走前线的医护人员,拯救了数以万计的红军指战员的宝贵生命。时光荏苒,灰黑的药碾从碾药工具变为博物馆里的珍贵文物,静静地向人们诉说着它背后的故事。

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

说起这件在中央红色医院所使用的药碾,就不得不提及它的前身——福建长汀的福音医院。20世纪初,英国教会因传教需要,在长汀县城北卧龙山麓创办了这家教会医院。1925年“五卅”运动后,任职于此且医术精湛的傅连暲被推举为院长。正是在傅连暲院长的领导下,八一起义部队南下路过长汀时,福音医院接收并救治了300多名起义军伤员,成为第一家为人民军队服务的医院。

福音医院

1933年初,国民党军加紧了对中央苏区的“围剿”,傅连暲放弃福音医院院长月薪400银元的优厚待遇投身革命,并将福音医院全部设备和人员迁往瑞金。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校长的钟有煌对这次搬迁,有一段详细的回忆:“我去参观医院,首先看到的桌椅、板凳、病床、病房用具,又看到药品器械、诊疗仪器、药架、书架等,无一不是从汀州(即长汀)搬来的。可以说除了地皮、房子搬不动外,连手术室、诊疗室和药房的玻璃门窗、百叶窗都卸下一并搬到瑞金来了。”福音医院迁至瑞金后,驻设在叶坪朱坊村朱氏宗祠内,被正式改编为中央红色医院,由傅连暲任院长,郭实秋任政委,分西医科、中医科,设门诊、住院两部。医院下设总务处、政治处、医务科、管理科、药材科,有化验检验室、药房、药库、中草药制剂车间。全院职工有200余人,其中医生30余人,护士70余人,炊事班、挑夫班、木具班、洗衣班80多人,是中央苏区规模最大、医疗水平最高的综合性医院和医学技术中心。

傅连暲

中央红色医院在瑞金的创立,在苏区产生了很大的反响,老百姓高兴地说:“我们有自己的医院了!”1933年4月26日苏区中央政府机关报《红色中华》发表专题文章《红匾送给捐助巨产的傅院长》,称赞傅连暲是“苏区第一模范”。中央红色医院主要收诊中央党政军群机关工作人员及当地群众,并接收前线的红军重伤病员。红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在第四次反“围剿”中受了重伤,负伤后住在农村医治,由于医疗条件差,伤情日益恶化,后来转到红色医院,傅连暲亲自为他做了手术,有效地控制了伤情。众多红军指战员在红色医院医护人员的医治下得以重返战场。

中央红色医院

中央苏区所需的药品和医疗器械,主要来源有四:一是红军战场缴获;二是通过各种途径从白区购买;三是苏区自采自制(主要是中草药);四是傅连暲等医务人员加入红军时的捐赠。在敌人步步加紧封锁与频繁的战争攻势下,苏区的医药用品越来越紧缺,自采自制的中草药成为苏区医疗的重要来源。药碾作为中医碾药用的工具,在此时发挥了重要作用。药材放入碾槽,通过推动碾盘在碾槽中来回压碾研磨,使药材分解、脱壳,伴随着药材破裂声,浓郁的中草药香四散开来,经研磨的药材更具良好的药性。碾压药材需两手握住碾盘的手柄,在碾槽内用力按压、来回滚动,时间长了,手掌发红,胳膊发酸。但红色医院的医护人员正是使用这种简单而沉重的药碾,碾磨出千千万万包的中草药,帮助苏区军民摆脱伤病困扰。

中央红色医院外貌

1933年秋,为推进苏区红色医疗教育事业发展,中央红色医院成为中央红军卫生学校附属医院。从此中央红色医院除了肩负为苏区军民看诊治病的重任外,还承担着红军卫生学校学员的临床课教学实习任务,医院的许多医生也是红军卫生学校的教员。经过该院系统培训的学员达数百名,这些学员毕业后被分配到红军各部队医院,成了红军卫生工作的骨干,在红军部队和苏区地方卫生医疗工作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在傅连暲的领导下,中央红色医院以精湛的医术、救死扶伤的医者仁心,深受苏区群众好评。1934年4月,中央红色医院改为中华苏维埃国家医院,傅连暲、周月林先后任院长。同年10月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利,党中央决定实行战略转移,傅连暲随红军主力踏上了万里长征路,而沉重的药碾则留在了苏区,由叶坪乡朱坊村村民朱思沐保存。建国后,朱思沐将珍藏的药碾捐献给了瑞金中央革命根据地纪念馆。从碾药工具到珍贵文物,这件见证了中央苏区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器物,完成了它的华丽转身。如今,它像一位耄耋老者,向前来参观的人们诉说着它所见证的历历往事。

相关稿件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