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友亦战友!广场舞“大妈”冲上抗洪一线

日期:2020-07-27 14:32 浏览次数: 字号:[]

鄱阳湖告急! 长江告急!江西告急!Ⅲ级,Ⅱ级,Ⅰ级!

7月11日,长江九江站和鄱阳湖湖口站水位均突破1998年历史最高水位22米大关,且仍在持续上涨,江西进入防汛一级应急响应。一场与洪水生死搏击的抗洪突击战全面打响。

在江西省鄱阳县鄱阳镇江家岭村防汛抢险一线,有一支特殊的防汛队伍,成员不是身着迷彩的武警官兵,而是一群平均年龄“50+”的阿姨。

平日里,她们是活跃在村文化广场上的广场舞“舞友”,这次面对特大洪水侵袭,她们快速集结,从“舞友”升华成战友,肩并肩冲上了防汛抢险的前线。她们的战斗经历真实又感人——


讲述人:余凤英(鄱阳县鄱阳镇江家岭村广场舞队队长)

“姐妹们,圩堤遇险,能来就来”

7月8日,洪水来了,势头很猛。

在我们农村,遇到什么紧急事情就会敲锣,挨家挨户地通知。我爱人是村里的文化宣传员,当天他负责敲锣通知。听到声音,我连忙跑出家门,问他发生什么事了。他说洪水来了,快要淹过圩堤,情况紧急,他叫大家上圩堤帮忙。同时,他还嘱咐我在家也要随时注意安全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我在家完全坐不住啊!我第一时间就在舞蹈队微信群“江家岭开心姐妹队”发了条消息:“姐妹们,圩堤遇险,有空就到圩堤上帮忙,能来就来。”

我们江家岭村广场舞队有19名队员。平日里,大家除了跳舞,经常聚在一起聊天外,还会互帮互助。农忙时偶尔遇到大雨,谁家稻子来不及收,几个姐妹就会过来帮忙收稻子。谁家办喜事,一个电话,姐妹们就过来帮忙。可以说,我们不是亲姐妹,胜似亲姐妹。其实,在我喊姐妹们上圩堤帮忙之前,江润珠和其他几个姐妹已经行动起来了。她们几家房子地势较高,相对安全,就一同去地势低洼的人家帮忙搬东西。她们帮一家年纪比较大的人家搬了冰箱等家电、帮一位聋哑人把稻谷搬到了2楼,以防稻谷被浸泡。

我发了信息之后,陈珍英跟我一起去了。那天下着暴雨,风很大,我们打着雨伞、穿着拖鞋就出发了。到了现场,防汛指挥部的同志让我们换上套鞋、穿上救生衣,这就加入了防汛队列。

水来得太快了,长这么大,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水。当时根本来不及想什么,就觉得一定要保住我们的家。在队伍里,我看到江润珠、江红梅、江龙梅都来了,连70岁的彭海兰也来了。很快,我们的队伍壮大到10个人,其他的姐妹也都想来帮忙,但是她们的身体条件不允许。

我们看到官兵们在加固圩堤。看到他们不辞辛劳地奋战,我们就想着也要出点力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扛不起沙袋,我们就帮忙装沙袋;修不了圩堤,我们就协助巡护。

“妈妈,我们全家都为你骄傲”

去圩堤前,我告诉我的两个外孙女:“你们这段时间都要听话,水没下去外婆可能就没时间照顾你们,你们要自己照顾好自己。”

平日里,我帮忙照看她们,每天跳广场舞前会先帮她们洗好澡,安顿好了再出门。加入防汛队伍后的这段时间,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,我和姐妹们几乎都在防汛指挥部,等我回家后,孩子们早已睡着了。

对于上圩堤帮忙,我女儿和儿子全力支持。前些天,看到新闻上关于我的报道,女儿第一时间就发了微信给我:“妈妈,你真棒!我们全家都为你骄傲!”丈夫和我一样,也是天天在圩堤上,我俩分工不同,遇到后他总是匆忙跟我打声招呼,嘱咐我小心点,话没说完,他就又去忙了。

在家里,姐妹们也都是照顾家庭的主力军,但这段时间都是每天圩堤家里两头跑。陈珍英情况特殊,她丈夫患有癌症,去年刚做了手术,儿子有癫痫,还有两个孙子要照看,全家的重担都在她和她儿媳身上。但哪怕是这样,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到圩堤帮忙,她家人也都很支持。江润珠、江红梅也都曾经患过癌症,江龙梅手痛还一直在坚持,还有70岁的彭海兰……

可能是受到我们的影响,江家岭村很多村民都为官兵送来了棉被、手套和食物等,邻村的很多村民也为官兵送来了各种吃的,有自家种的西瓜、有特意为他们准备的饮品等。

为官兵熬生姜水、绿豆汤,跳广场舞

7月8日和9日,舞蹈队的姐妹们都在圩堤上搬运装沙的袋子、铲沙子、装沙袋,与官兵并肩作战。防汛指挥部考虑到我们的工作强度太大,从7月10日开始,就安排我们去动员地势低洼处的村民转移,并协助做好官兵的后勤保障工作。

官兵们不顾疲劳、昼夜奋战,平均每天睡眠时间不足3小时,真的特别辛苦。我和姐妹们看到他们中很多人比我们自己的孩子年纪还小,真是心疼,就合计着为他们做点什么。

几天持续暴雨,官兵们常常是全身湿透,有的还要站在水里修筑圩堤,加上刮风,特别容易受凉,我们就熬了红糖生姜水送到圩堤,让他们喝了暖暖身子。雨停后,烈日当空,临近中午,圩堤上气温高达40摄氏度,官兵们脸上渗出豆大的汗珠,衣服被汗水浸透,紧紧贴在身上,有的衣服上起了一层白白的汗渍,有的皮肤都已经晒伤。我们就熬绿豆汤为他们解暑,尽点绵薄之力。

考虑到官兵可能会水土不服,我们为他们做的食物全部都用矿泉水。我们心想着,他们本来就这么辛苦,如果水土不服,肠胃出现问题麻烦可就大了,我们一定要照顾好这些恩人。

每次与这些官兵在一起,我们都是心贴心的。有位官兵对我们说:“大姐们,这次在防汛一线的工作有你们一半的功劳,你们的后勤做得最好了。我们在这里感觉很温暖。”

受到类似的表扬,我们其实还挺不好意思的。我们做的事情很简单,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。比起在抗洪一线的官兵,我们做的这点事太微不足道了。再说,我们做这些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,而官兵如此拼命是在为我们守护家园,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,是我们的恩人!

现在,洪峰已经过去了,鄱阳湖的水位波动缓降。防汛指挥部安排我们为官兵做好后勤保障工作,其中一部分工作就是打扫作为官兵休息之地的村文化广场戏台。

原本跳舞的戏台现在是官兵睡觉的地方。以前在这里,我们都是跳舞、娱乐、健身,很开心;现在,我们在这里为保卫我们家园的官兵服务,很自豪。每天,我们都会商量怎么做好工作、怎么更到位地为官兵服务。前两天,我们在为官兵做后勤的间隙,还在村文化广场为他们跳了广场舞,这次不是自娱自乐,而是为辛劳奋战的抗洪官兵送上的一份特殊礼物。

我希望洪水快点退去,我们就能继续跳上开心的广场舞了。

队员为官兵蒸上热气腾腾的包子

队员们在圩堤上帮忙抢装沙袋

队员在圩堤上清运垃圾

来源:省文化和旅游厅

相关稿件
上一篇:
下一篇: